彼此相爱白头到老的年代已远去

      发布在:生活      评论:0 条评论

前天下班,我在地铁上看到一对老夫妻,两人长得很有夫妻相。老爷爷一手抓着行李行李,一手牵着老奶奶,脸上洋溢着笑容,老奶奶依靠在老爷爷身旁。在老爷爷的衬托下,老奶奶显得很白。一声咳嗽声传来,只见老奶奶从一个白色的药盒子里取出几粒药丸,很娴熟地打开了保温杯,喝了一口便把保温杯递给了老爷爷。老爷爷很有默契地用一个塑料袋把保温杯包了起来。

触景生情,我想起了我的外公和外婆。曾经,我在他们的身边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最温暖的时光。尽管已经白发斑斑,但是时光对于他们来说像是不存在的,只要对方在身边。他们彼此相爱的时光可以流逝地很慢很慢,岁月可以很美很美。

每当我爬过很高很高的山,走过很长很长的坡到达外公外婆他们住的村庄时,就像是到了世外桃源,而他们的屋子就隐藏在世外桃源的半山腰。每每去到,外公外婆总会杀一只鸡,精心准备各种美食。当他们忙着做饭的时候,我便到处走。有时候,我和妹妹和去找邻家小妹玩;有时候,会跟着外婆去摘菜;有时候,会在香雾缭绕的厨房等待热喷喷的馒头出炉(印象深刻);有时候,会静静地躲在偏房的地上看外公收藏的各种书(嘻嘻,从小就爱看书的我);有时候,会在洗澡的时候研究他们的浴室;有时候,会下去看小水沟的生物;有时候,会爬上房子后面的半山腰,有时候,会在门前的围栏上数着脚步走;有时候,会……

外公外婆的家就像是一个宝藏,我不断探索其中的乐趣。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,外公外婆之间那种幸福的自然流淌,以及妈妈和外婆聊天时浑身散发出来的柔和的光,总能紧紧把我包裹,让我无论去那里玩,最后都会来到他们的身边,坐在一旁看他们聊天,似乎那便是极致的享受了。

怀念过去,怀念他们。

 

文字:丘比特

排版:哈客